首页 >> 基层工作 >> 基层动态

【二坝司法所】饮酒意外死亡 调解赔偿息纷

发布时间:2017-09-05    发布者:基层科    浏览次数:305

 

【纠纷背景】

2017年1月6日,二坝司法所袁所长接到永宁村党总支伍书记电话称,本村一村民马某酒后驾驶摩托车发生事故意外死亡,请求袁所长能立刻赶到村部进行调处,情况紧急。袁所长放下电话后立刻赶到村部。

经了解,1月5日晚,马某从公司下班后,去天河村其同事万某家去吃饭,马某酒后于当晚22::00时左右骑二轮摩托车回家,在二坝镇龙泉小区化工东路与振兴路交叉路口,摩托车不慎撞上路边停放的龙舟,后送芜湖弋矶山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现双方就马某死亡经济抚慰问题发生争议。

马某家属认为,马某的死亡万某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万某明知马某喝了酒,还让其一个人骑摩托车回家,如果能够及时制止,悲剧就不会发生,马某也不会死亡,所以万某必须承担责任。而万某觉得非常无辜,认为双方平时关系一直很好,马某喝酒后万某是说了不要骑车回家了,但马某坚持要骑车回家,自己就没再阻拦,责任也不能怪他。双方就互相指责抱怨,马某亲属情绪非常激动,如果不及时处理,很可能发生群体性事件。

【调解剖析】

了解情况后,司法所迅速与死者亲属进行沟通,让他们一定要冷静,不能草率行事。随后司法所在村干部的配合下,通过背靠背的方法分别找双方当事人商谈赔偿事宜。

袁所长首先对马某亲属进行安抚,等情绪稳定下来后,指出:马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知晓饮酒后可能对其意识及行动能力产生影响,但仍饮酒后驾驶机动车导致意外身亡,其应当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当然万某作为组织者,明知马某饮酒还让其一个人骑车回家,显然没有尽到合理的照顾义务,有一定的过错。所以对于马某的死亡,责任不能全部由万某承担。然后,袁所长又找到万某进行法律宣传,指出万某认为自己一点责任没有是没有道理和法律依据的,万某作为喝酒的组织者,对马某的死亡没有尽到注意照顾义务,如果当时能阻止马某骑车,或者电话通知其家人,悲剧可能就不会发生,所有万某也要承担一定的责任。

【调解结果】

在村干部的配合下,经过多轮协商,双方最终就马某意外死亡达成赔偿协议:万某一次性赔偿马某家属各项费用共计人民币数万元。

考虑到马某家有两个未成年小孩这一特殊情况,司法所积极和马某单位进行联系,公司工会出于人道主义一次性拿出万元对马某家属进行慰问,同时,公司也表示后期将与马某家进行困难结对帮扶。

【案件点评】

本案中马某喝酒后意外死亡,事故的发生令其家人和同事扼腕痛惜。判断共同饮酒者是否承担责任的关键在于其行为有无过错。按照共同饮酒的生活常识和行为人应尽的注意义务,强迫性劝酒,明知对方不能喝酒而劝其喝酒、未将醉酒者安全送达或者未尽合理的照顾义务等,均可以判定行为人有一定的过错。本案中无法认定劝酒行为,但对于马某的死亡,万某没有尽到合理的照顾注意义务,存在一定的过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让万某承担一定的赔偿是符合法律规定的,也符合道德良俗的。

本案中,虽然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但是马某是家中的顶梁柱,家上有老,下有小,特别是家中还有一个未满一周岁的婴儿,赔偿款对整个家庭来说也是杯水车薪。为了解决马某家的困难,司法所积极协调马某单位对其进行救济,让马某家属体会到社会的关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