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律援助 >> 法援动态

高空坠物无情夺人命 法律援助伸手扬正义

发布时间:2018-02-08    发布者:法援中心    浏览次数:668
 

 

案件类型  民事  不明抛掷物、坠落物损害责任纠纷

办理方式  诉讼

指派单位  安徽省芜湖市镜湖区法律援助中心

  安徽春蓝律师事务所  李长志、张文英律师

【案情简介】

2016104日上午1050分左右,家住芜湖市镜湖区的66岁的卜某在手机店购买手机后骑电动车路过芜湖市镜湖区绿地小区28幢外人行道上被一块从高空坠落的红砖块砸中后脑勺,卜某当场身亡。过路行人随即拨打了110120案件发生以后,立即引起了公安机关的高度重视,事发当时该栋单元楼即被封锁,警察逐层排查,但由于该栋单元楼有33层之高,一层3户,总计99户,给案件侦查带来了极大的困难。历经两个多月侦查,公安机关也没有查明具体的侵权人。

卜某的突然离世,给家人带来了无尽的伤痛,60多岁的老伴整日以泪洗面。更让家人难以接受的是,他们根本不知道这块砖为什么会从天而降,他们更不知道谁该对他们的不幸负责。这时,镜湖区法律援助中心及时伸出了援手,与以往所有案件不同的是,这次工作人员不是在窗口等着当事人前来申请,而是主动上门提供了法律服务。

【承办经过及结果】

镜湖区法律援助中心在认真审核后,决定给予法律援助。考虑到案情复杂、社会关注度高并具有很强的典型性,区法律援助中心召开专门会议进行分析讨论,经研究决定指派经验丰富的安徽春蓝律师事务所李长志和张文英两位律师共同承办该案。

 首先是要确定法律关系和所依据的主要法律规定,后经研究,援助律师认为本案属于侵权类型的案件,主要适用的法律规定为我国《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七条之规定“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

   法律关系厘清之后,那么如何确定本案的具体被告?根据我国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在此类高空坠物案件中可以要求所有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承担补偿责任,但是立法并没有明确哪些人属于“建筑物的使用人”,而理论上建筑物的所有权人、承租人、借用人以及其他原因使用建筑物的人都属于“建筑物的使用人”,难道要把这么多人都作为被告吗?两位律师在仔细研究立法本意及相关判例之后,认为应当将建筑物的所有权人作为被告,除此之外,两位律师还想到了一个问题,法律规定了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承担补偿责任,但作为涉案小区的物业公司难道没有责任吗?在诉前调查取证中,两位律师发现案涉建筑物的公共区域在案发当日有多处类似砸中卜某的红砖块没有被及时清理,这无疑增加了安全隐患,后两位律师最终将物业公司和除一层以外的96户业主均列为被告,被告数量总计高达176位。

那么,又如何获取涉案建筑物的96户业主的具体身份信息及房屋登记信息?经过艰苦的努力,两位律师充分利用公安机关前期查处中所获得的部分业主身份信息,通过 “以房找人”的策略,向法院申请开具了《律师调查令》,方得以向芜湖市不动产登记管理中心查询房屋登记信息。为了尽快调查取证,区法律援助中心及时介入,主动与不动产登记管理中心联系,开具公函请求协助查询,不动产登记管理中心在了解了本案的特殊性后也给予了极大的支持,加班加点提取资料,第三天就将相关所有业主的包括身份信息及房产登记的全部资料均提供给了承办律师。

历时近半年,繁重的准备工作终于完成,而在向法院提起诉讼之时,新的难题又摆在了面前。原告家庭根本无力承受九千多元的诉讼费,于是两位律师果断向芜湖市镜湖区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费缓、免交申请,经过和法院充分沟通,获批诉讼费全额缓交。201739日,终于成功立案受理。通过律师的指导和帮助,成功的解决了原告家庭困难,无力支付诉讼费的问题,获得了受援人的最大信任和感激,也充分体现了援助案件的公益性。

2017725日,该案在芜湖市镜湖区人民法院1号法庭公开开庭审理,庭审为期两日,庭审受到了包括央视、省级媒体在内的众多媒体的关注和报道,同时,也有很多群众自发前去旁听。同年1228日,镜湖区人民法院对案件公开宣判,判决支持原告的损失总计508761元,其是物业公司承担30%的赔偿责任,赔偿原告152601.48元;其余的70%281单元住户按户承担补偿责任(其中免除了15户的补偿责任),每户需向原告支付4395.92元,至此这场旷日持久的案件一审结束。

  综合分析全案,存在以下争议焦点:一、责任主体范围的认定。在庭审中,多名被告提出28幢楼的1单元和2单元是连接、相通的,2单元的住户也有加害可能,故应当追加2单元的业主为共同被告。但代理律师认为,不能盲目放大本案可能加害的主体范围,且从本案的事发现场来看,2单元的房屋距离事发地点较远,砖块从1单元坠落至人行道具有高度盖然性。代理律师同时认为,我国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七条中所讲的“可能加害人”是从遇害人死亡时所处的建筑物位置上来确认加害人的可能性,而死者卜某是在1单元楼下的正中间位置,所以2单元相对于1单元的业主来说加害的可能性没有,所以不应将2单元的业主列为被告。这一观点也得到了一审法院的采纳;二、被告物业公司是否承担责任及责任比例。两位律师提出本案中有证据证明事发时1单元公共区域有6处类似砸中卜某的红砖块,且多处为长期存在,物业公司未能妥善、及时的处置安全隐患,放任隐患的存在,且小区门禁长期不关闭,可以证明物业公司未尽管理义务,故物业公司应当承担责任,代理律师的这一观点也得到了法院的认可,遂法院判决物业公承担30%的过错赔偿责任;三、部分房屋产权人并非实际使用人,房屋在事发前已出售或出租他人,责任由谁承担?对于确有证据证明实际使用人的,代理律师认为应以建筑物的实际使用人承担补偿责任;四、本案免责人员的确定问题,在本案审理过程中,许多被告提交了事发时在外游玩、出差以及家中长期无人居住等各类证据,对于确有证据证明事发时不在家或者家中长期无人居住的,法院认定排除这部分被告实施侵权行为的可能性,没有判决该部分被告承担补偿责任。代理律师认为人民法院在未确定致卜某死亡的红砖块是人为抛掷或是自然坠落的情形下,而将能证实事发时不在家中或家中无人或并未入住的相关业主予以免责的认定是不妥的,但基于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以及考虑到本案的特殊性,代理律师并未建议原告就此提出上诉。

【案件点评】

本案是一起比较罕见的却有着典型意义的特殊类型的民事纠纷,虽然实际的侵权人可能仅有一人,绝大多数的被告甚至全部的被告都可能不是实际侵权人,但是法律应当体现对弱势群体的保护,在实际侵权人无法确定的情况下,对于无辜的受害人家属予以保护,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权人对损害后果进行合理分担,是一种特殊情况下合理分担风险的方法,属于对弱者的特殊的保护。而准确理解并向众多被告充分表达我国《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七的立法原理和立法精神,不仅是获取本案胜诉的必需,亦是帮助、引导当事人理解法律,化解矛盾,自觉遵守法律的有效方法,更是援助律师的社会责任。同时,在办理具有群体性的案件中沟通也显得尤为重要,与当事人家属的沟通,站在他们角度和立场为其化解困难,取得信任和理解极大地推动了案件的良性进展;与房产登记部门和公安机关的沟通,使得取证的难度大大降低,效率大大提高;与法院的积极主动沟通,使得当事人诉论费得以缓交,代理意见得到法庭的理解和认同,诉讼请求得到人民法院的依法支持,这些都极大的促进了案件的顺利办理并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一名合格的法律援助律师,不仅要有优秀的法律素养和执业操守,良好的沟通和协调能力也是不可或缺的。

本案的判决结果也具有积极的社会意义,是具体的法律规定、法律条款和宏观的立法精神和普适的价值观的最佳结合。同时,本案的判决更体现了法律对弱者的保护,彰显了法律的温情!人民法院判决支持本案被告承担补偿责任,亦能有效预防此类事故的发生,有利于大家自我约束,相互监督,加强自律和社会公德意识,避免高空坠落物致人损害,营造安全,文明的居住环境,有利于保护公共安全。

今天看似不公平的补偿责任,恰恰是为了小区所有业主在面对明天可能的风险时的公平,今天对于原告的保护,恰恰也是对于小区所有业主包括每一个公民的保护。

续记:现该案被告物业公司及部分业主已经提起上诉,芜湖市镜湖区法律援助中心已依法继续指派李长志、张文英律师代理二审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