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律援助 >> 法援动态

南陵县法律援助让我吃上了“定心丸”

发布时间:2018-02-09    发布者:法援中心    浏览次数:327
 

“你这张欠条上载明童某差你16年的工资啊?”“十几年没给你工资,你还能给童某做事做到今天?”“差你四十余万工资,你都没要过? ”201711月的一个工作日,一中年男子手持一张欠条走进了南陵县法律公共法律服务大厅,中心工作人员接待后,看着张某手中持有的四十多万的欠条充满疑惑的连续问了三个问题。

“这事说来话长呀,如果不是童某在174月份因欠他人钱不还被关进看守所,我们还在被他忽悠呀,后来童工某被放出来,在我和我老婆苦苦哀求下他才打的欠条呀。这不离他承诺的付款日期都过了好久了,我们找他,他还想赖账,没办法我们才到这来的。”随着交谈的深入,这件让人不可思议的讨工资事件才呈现在眼前。

我叫张某,系宣洲区洪林镇人,和南陵县许镇刘某结婚后,夫妻俩一直在外打工。婚后育有一子,一家三口虽说过得清贫倒也是其乐融融。2000年,我爱人的妹夫童某和我们说他在南陵县何湾搞工程建设挣了些钱,但就是工地上缺少个信得过的帮手,让我和我老婆去他工地上打工,包吃包住,都是自家人,在工资待遇上决不会亏待我们的。听到这些,我和我爱人就想在哪打工都是打工,在家里干事,一家老小都照顾的上。没想到这一干就是好几年,先是我老婆在工地上烧饭,我在工地上管事,后来童某搞永顺汽贸,我也跟着转到永顺汽贸,我儿子学校出来后也跟着童某干,童某许诺说,给我们在县里置套房给我儿子结婚用,所以那么多年就在童某的诱骗下帮他干活干到现在,这是四十多万是我一家人的那么多年的工资呀!

听了张某的述说,中心工作人员当即指派了值班律师介入处理此事,由于这样巨额的欠条并且在近亲属之间出具的情形并不多见,出于对案件负责的态度,值班律师详细的进行了相关的问询和谈话,告知我案件可能在判决后执行阶段存在的风险以及虚假诉讼的法律责任,并根据谈话情况与我做了相关的笔录。 由于此案被告童某的信息我们能即时提供,证据材料也充足,律师在收到指派时就为我拟好起诉的法律文书,当天就带着我去县法院立了案。 

开庭时,援助律师代理我提出诉讼主张,依法举证,援助律师对案件的介入让我像吃了定心丸,让我这个不懂法律程序的打工者亲历了一次援助维权,同时援助律师认真负责地办事态度让我在最无助的时侯,为我撑直了腰杆。现在案件已进入执行程序,援助事项随着案件判结已完结,但现在我有什么不懂的法律问题,打电话咨询我的援助律师,他仍然会为我解答,无私的帮助仍在继续。

(张某,宣城宣洲区洪林镇人口述,南陵县法律援助中心刘敏芳整理)